天衣无缝的故事,帮我找找谢谢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24/07/20 08:54:52
天衣无缝的故事,帮我找找谢谢

天衣无缝的故事,帮我找找谢谢
天衣无缝的故事,帮我找找谢谢

天衣无缝的故事,帮我找找谢谢
天衣无缝的故事
郭 翰
太原郭翰,少简贵,有清标,姿度美秀,善谈论,工草隶.早孤,独处.
当盛暑,乘月卧庭中,时时有微风,稍闻香气渐浓,翰甚怪之.仰视空中,见有人冉冉而下,直至翰前,乃一少女也.明艳绝代,光彩溢目.衣玄绡之衣,曳罗霜之帔,戴翠翘凤凰之冠,蹑琼文九章之履.侍女二人,皆有殊色,感荡心神.翰整衣巾,下床拜谒,曰:
“不意尊灵回降,愿垂德音.”女微笑曰:
“吾天上织女也.久无主对,而佳期阻旷,幽思盈怀,上帝赐命而游人间.
慕清风,愿托神契.”翰曰:“非敢望也.”益深所感.女为敕侍婢,净扫室中张湘雾丹之帷,施水精玉华之簟.转惠风之扇,宛若清秋.乃携手升堂,解衣共寝.其衬体红脑之衣,似小香囊,气盈一室.有同心亲脑之枕,覆一双缕鸳文之衾.柔肌腻体,深情密态,妍艳无匹.欲晓辞去,面粉如故.试之,乃本质.翰送出户,凌云而去.自后,夜夜皆来,情好转切.翰戏之曰:“牛郎何在,哪敢独行?
”对曰:“阴阳变化,关渠何事?且河汉隔绝,无可复知,总
复知之,不足为虑.”因抚翰心前曰:“世人不明瞻瞩耳!”翰又曰:“卿既寄灵
辰象,辰象之间,可得闻乎?”对曰:“人间观之,只见是星,其中自有宫室居
处,诸仙皆游观焉.万物之精,各有象在天,在地成形,下人之变,必形于上也.吾今观之,皆了了自识.
”因为翰指列星分位,尽详纪度.时人不悟者,
翰遂洞晓之.后将至七夕,忽不复来.经数夜方至.翰问曰:“相见乐乎?”笑
而对曰:“天上哪比人间,正以感运当尔,非有他故也.君无相忘.”问曰:
“卿何来迟?”答曰:“人中五日,彼一夕也.”又为翰致天厨,悉非世物.徐视其衣,并无缝.翰问之.谓曰:“天衣本非针线为也.”每去,则以衣服自随.
经一年,忽于一夜,颜色凄侧,涕泪交下,执翰手曰:“帝命有程,便当
永诀.”遂呜咽不自胜.翰惊惋曰:“尚余几日?”对曰:“只在今夕耳!”遂悲
泣,彻晓不眠.及旦,抚抱为别.以七宝枕一枚留赠,约明年某日,当有书相问.翰答以玉环一双,便履空而去.回顾招手,良久方灭.翰思之成疾,未尝暂忘.明年至期,果使前日侍女将书函至.翰遂开缄,以青缣为纸,铅丹为字,言词清丽,情意重叠.末有诗二首,诗曰:
河汉虽云阔,三秋尚有期.情人终已矣,良会更何时.又曰:朱阁归清汉,琼宫御紫房.佳期空在此,只是断人肠.翰以香笺答书,意情甚切,并有酬赠二诗曰:人世将天上,由来不可期.谁知一回顾,交作两相思.又曰:赠枕犹香泽,啼衣尚泪痕.玉颜霄汉里,空有往来魂.自此而绝.
是岁,太史奏:“织女星无光.”翰思不已,人间丽色不复措意.复以继嗣
大义须婚,强娶程氏女,殊不称意.复以无嗣,遂成反目.翰官至侍御史而卒.
译文:
太原郭翰,年轻时傲视权贵,有清正的名声,仪表气度秀美,极善言谈,擅长草书隶书.他早年失去双亲,自己独自居住.时当盛暑,他乘着月色在庭院中高卧.这时,有一股清风袭来,稍稍闻到香气,这香气越来越浓郁.郭翰觉得这事很奇怪,就仰视空中,看见有人冉冉而下,一直到郭翰面前,原来是一个年轻女子.这女子生得明艳绝代,光彩溢目.她穿着黑色薄绸衣服,拖着白色的罗纱帔肩,戴着翠翘凤凰的帽子,足登琼文九章之鞋.随行两名侍女,都有超凡的姿色.郭翰心神感荡,整理衣巾,下床跪拜参见,说:“没料到尊贵的灵仙突然降临,愿您赐下恩德之音.”女子微微一笑,说:“我是天上的织女呀.很久没有夫主相对,佳期阻绝,幽幽闺愁充满了胸怀,上帝恩赐,命我到人间一游.我仰慕你清高的风度,愿托身于你.”郭翰说:“我不敢指望这样,这使我感怀更深了.”织女命令侍婢净扫房间,展开霜雾丹縠的帏帐,放下水晶玉华的垫席,转动会生风的扇子,宛如清爽的秋天.他们就手拉手地进了内室,解衣共卧.织女贴身的轻红薄绸内衣,像个小香囊,香气散满整个卧室.床上有同心龙脑的枕头,盖着双缕线带有鸳鸯图案的被子.女郎柔嫩的肌肤、滑腻的身体、深切的情意、亲切的娇态,容貌俏丽无人能够匹敌.天快亮了,女郎告辞离去时,脸上的脂粉如故.郭翰给她试着擦拭一下,原来就是她的本色.郭翰把她送出门,女郎凌云而去.自此以后,女郎夜夜都来,感情更加密切.郭翰与她开玩笑说:“牵牛郎在哪里?你怎么敢独自出门.”女郎回答说:“阴阳变化,关他什么事?而且银河隔绝,没有可能知道.纵然他知道了这件事,也不值得为此忧虑.”于是她抚摸着郭翰的胸前,说:“世人看得不明白而已.”郭翰又说:“您已经托灵于星象,星象的门路,可以说给我听听吗?”女郎回答说:“人家观看星象,只见到它们是星,其中自有宫室住处,群仙在那里也都游览观看.万物之精,各有星象在天上,而成形在地上.下界人的变化,必然在天上表现出来.我现在观看星象,都清清楚楚地认识.”于是就给郭翰指点众星宿的分布方位,把天上的法纪制度详尽地介绍给郭翰,因此,当时人们不明白的事情,郭翰竟然透彻地了解它们.后来将要到七月七日的晚上了,女郎忽然不再来了,经过几个晚上才来.郭翰问她说:“相见欢乐吗?”女郎笑着回答说:“天上哪能比上人间?正因为感运应当这样,没有别的缘故啊,您不要忌妒.”郭翰向她说:“您来得怎么这么晚呢?”女郎回答说:“人世中的五天,是那里的一夜呀.”女郎又为郭翰招来了天厨,全不是人世上的东西.郭翰慢慢地看出她的衣服全都没有缝.郭翰问她这件事的原因,女郎就对郭翰说:“天上的衣服本来就不是用针线做的呀.”女郎每都自己随身带着衣服.经过一年,忽然在一天夜里,女郎脸色凄惨悲痛,涕泪交下,握住郭翰的手说:“上帝的命令有定限,现在就该永别了!”说完就呜咽,不能自胜.郭翰惊讶而又惋惜地说:“还剩几天?”女郎回答说:“只剩今天晚上了.”他们就悲伤得落泪,一直到天亮也没有睡觉.等到天亮时,女郎爱抚拥抱着郭翰告别,拿七宝碗一只留下赠给他,说是明年的某日,当有信问候.郭翰用一双玉环作为赠答,女郎就踏空而去,回头招手,很久才消失.郭翰想她想成了病,一刻也不曾忘记.第二年到了约定的日期,女郎果然派以前来过的侍女,带着书函而来.郭翰打开函封,信里用青色双线生绢作纸,用铅丹写的字,言词清丽,情意缠绵.信的末尾有诗二首,诗写的是:“河汉虽云阔,三秋尚有期.情人终已矣,良会更何时?”又一首写的是:“朱阁临清汉,琼宫御紫房.佳期情在此,只是断人肠.”郭翰用香笺写答书,词意很慊切,并且有酬赠诗二首.诗中写道:“人世将天上,由来不可期.谁知一回顾,交作两相思.”另一首写道:“赠枕犹香泽,啼衣尚泪痕.玉颜霄汉里,空有往来痕.”从此就断绝了音讯.这一年,太史奏报皇上说织女星无光.郭翰思念不已,所有人间丽色,他全都不再留意.后来因为必须继承宗嗣,勉强娶了程家的女儿,很不称心,又因为没有儿子,就反目为仇.郭翰后来做官做到侍御史方才死.